徐州农业网

一张图就索赔上万元,图片盖个章就成权利人?

一张图片价值几万元,图片是一个成为权利人的章节?

羊城党记者董刘通讯员胡建民李佳

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在广州起诉了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声称后者在其官方网站上使用了一张图片构成侵权行为。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在起诉时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版权登记证,并附有北京市版权局的特别印章。

然而,当广州互联网法院要求原告提供图片作者信息,高分辨率原始图片,首次出版时间和出版方法等证据时,图像公司未能提供证据。

广州互联法院最近对侵犯照片信息网络通信权的争议做出了一审判决,驳回了北京某视频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法院认为,目前的证据无法证明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是该图片的版权所有者,并作出了一审判决。目前,北京一家影像公司已提起上诉。

一个数字声称数万美元

原告是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声称它是国内图像销售平台的主要供应商,而且数字和影像公司持有广州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使用的BVS-P0 **** 14。图片是一致的,图片版权归版权局所有。

3d486c7d73cc42e8b38c315b03cc87b0.jpeg

一家成像公司不允许网络技术公司使用上述享有版权的摄影作品。后者构成侵权,并要求法院命令网络技术公司赔偿视频公司7000元的侵权赔偿,并支付压制侵权的费用。律师的费用是3000元,以及案件的法律费用。

被告声称遇到了恶意索赔

广州的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不同意原告的说法,称其无意侵权,所涉及的图片中没有版权声明,也没有标记版权所有者的水印。在收到传票之前,无法获得相关图片的版权信息。运营商认为该图片是所售产品的官方图片,因此在产品发布时会引用该图片。

广州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也认为,原告要求的赔偿金额过高,涉嫌恶意敲诈勒索。图像公司未遵循版权照片惯例,版权未在图像中重印和使用,也未版权方的商标。在过去的五年中,发布了与上述类似但没有标记版权的图像。在1万美元的诉讼中,有人怀疑诱使他人使用然后起诉要求赔偿。

另外,一家视频公司网站显示,每个人的照片大约是14元。公众裁判文件显示,视频公司授权他人使用的图像使用费为9元/件。因此,图像公司通过诉讼索赔的金额明显高于市场价值。

简而言之,广州的一家网络技术公司认为,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要求赔偿过高,并且不会给影像公司带来实际损失而无需赔偿。

判决驳回了原来的请求

经过审判,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有关图片应被确定为摄影作品。案件的重点是某个图像公司是否具有相关图片的版权。

法院裁定,影像公司仅提供北京市版权局发布的《作品登记证书》证明其为该图片的版权所有者。但是,中国的版权登记制度采用自愿登记方式。工作登记机关进行工作登记时,不对工作所有权进行实质审查。对于属性属性和创建时间,仅采用归档系统。 “自愿登记。”

97b240d241604b55babb8a2cd3add053.jpeg

因此,《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的目的是“帮助解决版权所有权引起的版权纠纷,并为解决版权纠纷提供初步证据。”因此,版权登记证只是初步证据,证明登记事项属实,只能公开,表面证据的作用不是取得版权的法定依据。

法院指出,如果网络技术公司不承认其证据,图像公司只发出《作品登记证书》,不能认为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举证责任的分配,某某影像公司尚未提交有关图片的原始和具体信息,有关情况的实际创作者的涉及的图片,拍摄过程和其他相关证据支持,并且不能提交相应的证据来证明相关图片的具体时间和方法;

该网站的网站也无法获得所涉及图片的显示。因此,视频公司提交的表面证据不足以证明它是版权所有者的主张,并且应该承担证据的不利后果。

在此基础上,法院认为,视频公司要求网络技术公司赔偿7000元的侵权赔偿和3000元的律师费,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今年6月25日,广州互联法院的首次审判驳回了某家影像公司的所有上诉。目前,一家成像公司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已提出上诉。

来源|羊城派

编辑|孙磊张德刚

实习生|

18: 51

来源:阳城派

一张图片价值几万元,图片是一个成为权利人的章节?

羊城党记者董刘通讯员胡建民李佳

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在广州起诉了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声称后者在其官方网站上使用了一张图片构成侵权行为。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在起诉时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版权登记证,并附有北京市版权局的特别印章。

然而,当广州互联网法院要求原告提供图片作者信息,高分辨率原始图片,首次出版时间和出版方法等证据时,图像公司未能提供证据。

广州互联法院最近对侵犯照片信息网络通信权的争议做出了一审判决,驳回了北京某视频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法院认为,目前的证据无法证明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是该图片的版权所有者,并作出了一审判决。目前,北京一家影像公司已提起上诉。

一个数字声称数万美元

原告是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声称它是国内图像销售平台的主要供应商,而且数字和影像公司持有广州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使用的BVS-P0 **** 14。图片是一致的,图片版权归版权局所有。

3d486c7d73cc42e8b38c315b03cc87b0.jpeg

一家成像公司不允许网络技术公司使用上述享有版权的摄影作品。后者构成侵权,并要求法院命令网络技术公司赔偿视频公司7000元的侵权赔偿,并支付压制侵权的费用。律师的费用是3000元,以及案件的法律费用。

被告声称遇到了恶意索赔

广州的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不同意原告的说法,称其无意侵权,所涉及的图片中没有版权声明,也没有标记版权所有者的水印。在收到传票之前,无法获得相关图片的版权信息。运营商认为该图片是所售产品的官方图片,因此在产品发布时会引用该图片。

广州一家网络技术公司也认为,原告要求的赔偿金额过高,涉嫌恶意敲诈勒索。图像公司未遵循版权照片惯例,版权未在图像中重印和使用,也未版权方的商标。在过去的五年中,发布了与上述类似但没有标记版权的图像。在1万美元的诉讼中,有人怀疑诱使他人使用然后起诉要求赔偿。

另外,一家视频公司网站显示,每个人的照片大约是14元。公众裁判文件显示,视频公司授权他人使用的图像使用费为9元/件。因此,图像公司通过诉讼索赔的金额明显高于市场价值。

简而言之,广州的一家网络技术公司认为,北京的一家视频公司要求赔偿过高,并且不会给影像公司带来实际损失而无需赔偿。

判决驳回了原来的请求

经过审判,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有关图片应被确定为摄影作品。案件的重点是某个图像公司是否具有相关图片的版权。

法院裁定,影像公司仅提供北京市版权局发布的《作品登记证书》证明其为该图片的版权所有者。但是,中国的版权登记制度采用自愿登记方式。工作登记机关进行工作登记时,不对工作所有权进行实质审查。对于属性属性和创建时间,仅采用归档系统。 “自愿登记。”

97b240d241604b55babb8a2cd3add053.jpeg

因此,《作品登记证书》的目的是“帮助解决版权所有权引起的版权纠纷,并为解决版权纠纷提供初步证据。”因此,版权登记证只是初步证据,证明登记事项属实,只能公开,表面证据的作用不是取得版权的法定依据。

法院指出,如果网络技术公司不承认其证据,图像公司只发出《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不能认为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举证责任的分配,某某影像公司尚未提交有关图片的原始和具体信息,有关情况的实际创作者的涉及的图片,拍摄过程和其他相关证据支持,并且不能提交相应的证据来证明相关图片的具体时间和方法;

该网站的网站也无法获得所涉及图片的显示。因此,视频公司提交的表面证据不足以证明它是版权所有者的主张,并且应该承担证据的不利后果。

在此基础上,法院认为,视频公司要求网络技术公司赔偿7000元的侵权赔偿和3000元的律师费,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今年6月25日,广州互联法院的首次审判驳回了某家影像公司的所有上诉。目前,一家成像公司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已提出上诉。

来源|羊城派

编辑|孙磊张德刚

实习生|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图像

公司

图片

版权

北京市版权局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