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大智若愚的\"工具人\"——《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暗线又格外为人称道。曹公借一村妇之手,不仅极自然地描绘了贾府的诸多人情,还反映了贾府由盛转衰的走向,其手法实在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只是在这光辉之下,刘姥姥本身却是有些为红迷所忽略,甚至连原文也有"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的语句。字里行间,颇有些"工具人"的意思。

但笔者,却觉得这个"工具人"有血有肉不说,还离大部分红迷的生活近些。观镜自照,笔者愈发觉得自己差刘姥姥远矣。刘姥姥虽是一村妇,其行为举止免不了有些"土气",但细究下来,却是大节不亏。

曹雪芹雕像

《红楼梦》是石头记,也是风月宝鉴。读者可以看见骷髅,也可以看见欲念淫海。书本身自然是中华传统文化中不可多得的宝藏,但读者看了之后只记得大家气派,贵族排场,却是有害无益。黛玉等之高洁,不是因为家财,也不是因为说过"母蝗虫"这样的毒话,而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操守。

人的品行受财富影响,但并非由财富决定。贾母常被人说活得通透,可她身为佛教徒还吃"没见天日"的牛乳蒸羊羔,对贾府的衰落不见有什么动作,也没有支持有心回天的凤姐和探春,仿佛是福气享过了便在等死一般。相较于村妇刘姥姥的大智若愚,笔者觉得雍容富贵的贾母倒是在某些地方落了一筹。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