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无奈被逼嫁人,她婚礼前出国散心,却在旅途邂逅对的人 (下)

  2019 听说你的事

  

  无奈被逼嫁人,她婚礼前出国散心,却在旅途邂逅对的人(上)

  乔乔又加重了语气:“带我走,不要问为什么。”

  陈晖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脑子里天人交战。理智告诉他,在别人的婚宴上带走新娘是多么被人诟病,况且这个女人的底细他全然不知。

  可是,一种超越理智的念头又让他错乱,他 不愿意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马上成为别人的新娘。

  乔乔此刻也很紧张,薄汗暖化了脸上的妆,一阵阵甜香侵袭着陈晖的感官。

  “好,我带你走。”陈晖鬼使神差地说。

  “你等我一下。”乔乔闪进包间的洗手间,迅速换了身便服,又用一顶棒球帽遮住了大半张脸,挎着陈晖的胳膊低声说:“我们走。”

  两人悄悄离开了包间,趁着外面混乱的人群溜出了酒店,打车到了乔乔指定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异常幽静,树影婆娑,偶尔才有几声鸟鸣,一栋栋独栋住宅隐密地分布其中,应该是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别墅区。

  乔乔拉着陈晖进了其中一栋住宅。

  这是一栋复式建筑,下面是会客厅,上面是书房和卧室。房间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几乎没有多余的装饰。客厅里有一张梵高的油画《星空》,站在大厅向上看,能看到顶楼的天窗。

  “这里是?”陈晖问。

  “我的工作室。”乔乔答。

  陈晖这才注意到,沙发上果然散落着一些未完成的画稿。

  乔乔到餐台用咖啡机煮了壶咖啡,然后倒了一杯给陈晖,自己也端了一杯坐在餐台边的高脚凳上。

  喝着咖啡,平复了情绪,乔乔觉得有必要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个婚礼本来就是一笔交易。”乔乔缓缓地说。

  “我不知道梁诚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我爸的手里的权力,他骗了我,更瞒着我爸操控非法集资,扰乱了金融市场,还把责任全部归咎到我爸头上。”乔乔的神色激动。

  “我爸一生珍惜羽毛,从没做过损害国家和人民的事,到头来因为一纸诬告晚节不保,现在被配合调查,这一切都是梁诚的阴谋。”乔乔嗓饮了一口咖啡,继续说。

  “我用去日本旅游和答应结婚麻痹他,其实找了私家侦探调查那笔不良资金的去向,果然被我查到他暗渡陈仓把钱转到了谢氏集团。”乔乔用力地握了握手里的杯子,像是表明某种决心。

  “那你要我带你离开是为什么?”陈晖问。

  “本来我是打算走完今天这个过场,然后再伺机摊牌。可是,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想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铤而走险!证据线索已全盘掌握在我的手里,接下来我和他的机会各占一半,不搏一把太便宜他了!”乔乔回答。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陈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一时冲动将自己卷入一场阴谋中,并不是他想要的。

  “委屈你在这儿住几天,等我把证据全部搞到手,梁诚也不在外面找我们了,你再离开。你放心,我保你周全。”乔乔妩媚一笑,明艳得不可方物。

  “那,好吧。”陈晖最后还是妥协了。

  7

  宇恒公司老总在婚宴上丢了新娘,而且新娘还是副省长千金的消息不胫而走。

  各种猜测和花边新闻不断被杜撰出来,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本来是良辰吉日,梁诚却不得不一一向宾客道歉,亲自送走一波又一波的宾客,与酒店商量婚宴取消事宜。

  这件事,浪费钱还好说,当梁诚调出监控,发现乔乔是跟着一个瘦削的男人离开的,面子上彻底挂不住了,他对着手下的人大发雷霆,还辞掉了当天负责具体事务的几个人。

  但是,梁诚就是梁诚,即使心里有冲天怒气,在乔妈面前仍是一副赚尽同情的样子。乔妈因为女儿的逃婚,打心眼儿里觉得对不住梁诚,对他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乔乔的爸爸李建国,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无法提交确凿证据证明清白的情况下,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这天,梁诚终于千方百计地发现了乔乔的行踪,他带了几个绝对可靠的人去了乔乔藏身的忘山别墅。

  而这段时间,乔乔和陈晖相处融洽,两个人一起讨论漫画剧情,画脚本、修改画稿,过得非常愉快。乔乔委托私家侦探进行的外围调查传回了最新消息:谢氏集团准备以宇恒公司的一笔资金支持旗下公司捐建慈善小学的项目。

  乔乔一早叫醒陈晖收拾东西,离开了忘山别墅,前往谢氏的分公司。在谢氏集团将资金拨至分公司时,联系有关部门及时冻结资金,为李建国的调查补充了关键性证据。

  梁诚再一次扑空,又得知了转到谢氏的资金被冻结的消息,把乔乔恨到了骨头里,他气急败坏地回了公司,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半个月后,乔乔的父亲李建国的问题全部被调查清楚,他被放回了家,乔妈喜极而泣。同时,梁诚被抓捕的事情也着实让乔妈震惊,她在一喜一忧下竟病倒了。

  乔乔在半个月后终于回到家里。在与父亲的一备促膝长谈后,她到看守所见了梁诚。

  梁诚气色灰败、气焰不减,隔着探视的防爆玻璃向她叫嚣:“你有种,等着瞧!”

  乔乔毫不畏惧地迎接他的挑衅,历数他这些年机关算尽的所作所为。

  等梁诚的气焰消了下去,他又换了一副嘴脸:“乔儿,自始自终我待你是真心的,你不能否定我对你的心。”

  “我原本也以为你是爱我的,我也曾全心全意地爱着你。但是,梁诚,爱不是算计,我们的爱早在一次次的算计中耗尽了,你好自为之吧。”乔乔默默地流了泪,看梁诚被狱警带走,说不清这一桩桩、一件件,赢的是谁,输的又是谁。

  尾声

  陈晖决定去熊本完成与青川书店签约作品的剩余画稿部分。

  他给乔乔发了条短信,还是那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去看看风景。”

  整整一天,没有等来乔乔的只言片语。

  陈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嘲:瘦削的外形,凌乱的头发,并不出众的才华,也没有多少积蓄,这样的自己怎么配得上副省长的女儿?

  他收拾了所有画稿,一张张地细细看过,每张画稿里都定格着他与乔乔在忘山别墅的那段日子。

  登机前,他的手机振动,一条信息闪现:珍重!

  陈晖关了机,毅然上了飞机。

  候机楼里,妩媚明艳的女人目送飞机起飞,久久不语。旁边的小豆子一再摇头:“乔,你真的不考虑下么,这个男的不错。”

  乔乔转身浅笑:“盲目的爱,一次就够了。”(作品名:恋恋无果:戒爱,作者:白夜玄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故事。

  

  无奈被逼嫁人,她婚礼前出国散心,却在旅途邂逅对的人(上)

  乔乔又加重了语气:“带我走,不要问为什么。”

  陈晖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脑子里天人交战。理智告诉他,在别人的婚宴上带走新娘是多么被人诟病,况且这个女人的底细他全然不知。

  可是,一种超越理智的念头又让他错乱,他 不愿意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马上成为别人的新娘。

  乔乔此刻也很紧张,薄汗暖化了脸上的妆,一阵阵甜香侵袭着陈晖的感官。

  “好,我带你走。”陈晖鬼使神差地说。

  “你等我一下。”乔乔闪进包间的洗手间,迅速换了身便服,又用一顶棒球帽遮住了大半张脸,挎着陈晖的胳膊低声说:“我们走。”

  两人悄悄离开了包间,趁着外面混乱的人群溜出了酒店,打车到了乔乔指定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异常幽静,树影婆娑,偶尔才有几声鸟鸣,一栋栋独栋住宅隐密地分布其中,应该是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别墅区。

  乔乔拉着陈晖进了其中一栋住宅。

  这是一栋复式建筑,下面是会客厅,上面是书房和卧室。房间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几乎没有多余的装饰。客厅里有一张梵高的油画《星空》,站在大厅向上看,能看到顶楼的天窗。

  “这里是?”陈晖问。

  “我的工作室。”乔乔答。

  陈晖这才注意到,沙发上果然散落着一些未完成的画稿。

  乔乔到餐台用咖啡机煮了壶咖啡,然后倒了一杯给陈晖,自己也端了一杯坐在餐台边的高脚凳上。

  喝着咖啡,平复了情绪,乔乔觉得有必要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个婚礼本来就是一笔交易。”乔乔缓缓地说。

  “我不知道梁诚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我爸的手里的权力,他骗了我,更瞒着我爸操控非法集资,扰乱了金融市场,还把责任全部归咎到我爸头上。”乔乔的神色激动。

  “我爸一生珍惜羽毛,从没做过损害国家和人民的事,到头来因为一纸诬告晚节不保,现在被配合调查,这一切都是梁诚的阴谋。”乔乔嗓饮了一口咖啡,继续说。

  “我用去日本旅游和答应结婚麻痹他,其实找了私家侦探调查那笔不良资金的去向,果然被我查到他暗渡陈仓把钱转到了谢氏集团。”乔乔用力地握了握手里的杯子,像是表明某种决心。

  “那你要我带你离开是为什么?”陈晖问。

  “本来我是打算走完今天这个过场,然后再伺机摊牌。可是,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想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铤而走险!证据线索已全盘掌握在我的手里,接下来我和他的机会各占一半,不搏一把太便宜他了!”乔乔回答。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陈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一时冲动将自己卷入一场阴谋中,并不是他想要的。

  “委屈你在这儿住几天,等我把证据全部搞到手,梁诚也不在外面找我们了,你再离开。你放心,我保你周全。”乔乔妩媚一笑,明艳得不可方物。

  “那,好吧。”陈晖最后还是妥协了。

  7

  宇恒公司老总在婚宴上丢了新娘,而且新娘还是副省长千金的消息不胫而走。

  各种猜测和花边新闻不断被杜撰出来,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本来是良辰吉日,梁诚却不得不一一向宾客道歉,亲自送走一波又一波的宾客,与酒店商量婚宴取消事宜。

  这件事,浪费钱还好说,当梁诚调出监控,发现乔乔是跟着一个瘦削的男人离开的,面子上彻底挂不住了,他对着手下的人大发雷霆,还辞掉了当天负责具体事务的几个人。

  但是,梁诚就是梁诚,即使心里有冲天怒气,在乔妈面前仍是一副赚尽同情的样子。乔妈因为女儿的逃婚,打心眼儿里觉得对不住梁诚,对他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乔乔的爸爸李建国,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无法提交确凿证据证明清白的情况下,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这天,梁诚终于千方百计地发现了乔乔的行踪,他带了几个绝对可靠的人去了乔乔藏身的忘山别墅。

  而这段时间,乔乔和陈晖相处融洽,两个人一起讨论漫画剧情,画脚本、修改画稿,过得非常愉快。乔乔委托私家侦探进行的外围调查传回了最新消息:谢氏集团准备以宇恒公司的一笔资金支持旗下公司捐建慈善小学的项目。

  乔乔一早叫醒陈晖收拾东西,离开了忘山别墅,前往谢氏的分公司。在谢氏集团将资金拨至分公司时,联系有关部门及时冻结资金,为李建国的调查补充了关键性证据。

  梁诚再一次扑空,又得知了转到谢氏的资金被冻结的消息,把乔乔恨到了骨头里,他气急败坏地回了公司,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半个月后,乔乔的父亲李建国的问题全部被调查清楚,他被放回了家,乔妈喜极而泣。同时,梁诚被抓捕的事情也着实让乔妈震惊,她在一喜一忧下竟病倒了。

  乔乔在半个月后终于回到家里。在与父亲的一备促膝长谈后,她到看守所见了梁诚。

  梁诚气色灰败、气焰不减,隔着探视的防爆玻璃向她叫嚣:“你有种,等着瞧!”

  乔乔毫不畏惧地迎接他的挑衅,历数他这些年机关算尽的所作所为。

  等梁诚的气焰消了下去,他又换了一副嘴脸:“乔儿,自始自终我待你是真心的,你不能否定我对你的心。”

  “我原本也以为你是爱我的,我也曾全心全意地爱着你。但是,梁诚,爱不是算计,我们的爱早在一次次的算计中耗尽了,你好自为之吧。”乔乔默默地流了泪,看梁诚被狱警带走,说不清这一桩桩、一件件,赢的是谁,输的又是谁。

  尾声

  陈晖决定去熊本完成与青川书店签约作品的剩余画稿部分。

  他给乔乔发了条短信,还是那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去看看风景。”

  整整一天,没有等来乔乔的只言片语。

  陈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嘲:瘦削的外形,凌乱的头发,并不出众的才华,也没有多少积蓄,这样的自己怎么配得上副省长的女儿?

  他收拾了所有画稿,一张张地细细看过,每张画稿里都定格着他与乔乔在忘山别墅的那段日子。

  登机前,他的手机振动,一条信息闪现:珍重!

  陈晖关了机,毅然上了飞机。

  候机楼里,妩媚明艳的女人目送飞机起飞,久久不语。旁边的小豆子一再摇头:“乔,你真的不考虑下么,这个男的不错。”

  乔乔转身浅笑:“盲目的爱,一次就够了。”(作品名:恋恋无果:戒爱,作者:白夜玄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