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钢铁业去杠杆首攻债转股“落地难”

目前,钢铁行业的负债率明显高于整个行业水平。钢铁企业的财务负担在增加,一些企业的债务风险也在增加。去杠杆化势在必行。目前,大多数债转股协议都是以“流动存量”的形式,这往往降低了企业的债务比例,实际上增加了企业的财务成本。下一步,我们应该通过增加债务和增加股权投资的模式,真正解决债务转股权“困难降落”的问题。

在大力投产后,去杠杆化已成为钢铁行业的重点。

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在最近举行的第六届中国钢铁技术与经济高端论坛上表示,本轮钢铁行业债转股已签署框架协议约1500亿元。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的支持下,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的负债率逐渐下降,到今年7月已降至69.9%。

安全降低杠杆

目前,钢铁行业的负债率显着高于整体工业水平。截至今年7月,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65.75%,规模以上企业的工业债务率为55.8%。在行业方面,41个主要行业中有8个的债务比率高于60%。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负债比率为65.87%。

钢铁行业的高杠杆问题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根据有关机构提供的资料,2000年以后,中国钢铁行业的资产负债率逐步提高并保持在较高水平。其中,2001年至2007年,大中型钢铁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保持在60%以下,平均为54.85%。在2008年突破60%之后,资产负债率逐年提高。

高杠杆率增加了钢铁公司的财务负担,并增加了一些公司的债务风险。 2001年,大中型钢铁企业每吨钢材的财务费用约为69元。 2016年,每吨钢材的财务成本约为141元,是国际金融危机前钢材吨数的两倍。一些内部人士嘲笑自己,钢铁业正在为银行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七个月,大中型钢铁企业每吨钢的财务费用约为130元,大幅下降。这一变化凸显了去杠杆化的有效性。 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建议进行以市场为导向的法治债转股。截至目前,中钢集团,武钢集团,马钢集团,鞍钢集团,南钢集团,九钢集团,鞍钢集团,鹤岗集团,上港集团和太钢集团等十家钢铁企业已与金融机构签署了债转股框架协议。约1500亿元。

在当前的钢铁行业债转股过程中,中钢集团案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2016年,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六家银行与中钢集团《中国中钢集团公司及下属公司与金融债权人债务重组框架协议》签订合同,按照“居民债+可转债+有条件债”模式全面重组600亿元以上债务股权互换”。第一阶段,本金和本金超过600亿元的债务重组分为两部分:300亿元的债务和300亿元的可转换债券。其中,可转债是中钢集团部分发行给金融债权人的债,可以代替不保留金融机构债权人的债权,从而减轻了中钢的债务。在第二阶段,可换股债券持有人在满足相关条件时逐步进行股权转换。

债转股很难实现

“尽管金融机构和钢铁公司已经签署了框架协议,但实际上实施债转股的企业就是例子,例如中钢,武钢等。”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说。

原因在于,大多数债转股都是“流动股票”形式,这通常会降低公司的债务比率,并实际上增加了公司的财务成本。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闯说,目前的债转股项目是以基金为载体,通过增债或持股偿还债务或投资,从而降低了企业的杠杆率。股市的真正债券模型是用新债权交换旧债,但操作可以实现基金与企业的合并,当总资产不变时,负债减少,股东权益减少。增加,杠杆降低。在这种情况下,该投资实际上是债务投资。对合并资产负债表的实际影响是负债,股东权益和总资产不变,资产负债率保持不变。

有些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内部人士说,债转股是通过市场化来实现的。它有利息成本,而银行有收入方面的考虑。对于钢铁等周期性产业的发展前景,仍然需要仔细观察。

债转股是“难于土地”,这反映了从一侧利用钢铁国有企业的困难。去杠杆化意味着资产和负债同时受到压力,对国有资产的处置很敏感,国有银行的巨额亏损正面临许多难题。钢铁行业是典型的重资产行业,面临产能过剩和产能不足的紧迫任务。同时,国有企业肩负着促进经济增长,人员安置和保持稳定的重任。去杠杆化的情况更加复杂。

去杠杆化有望加速

最近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降低国有企业的杠杆作用是“去杠杆化”的重中之重,这令钢铁行业感到鼓舞。相关措施包括研究和介绍处置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国有资产的财务处理措施,探索建立国有资本补充机制,妥善处理企业改革,发展,转型升级;积极稳定地促进以市场为导向的法治债转股。敦促已签署的框架协议得以实施,依此类推。

“钢铁企业的正常经营,稳定的经营,不断提高的利益,增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巩固和增强造血功能是实现去杠杆化的基础。”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去年以来,钢铁行业的产能下降,特别是今年上半年,已经打击了“带钢”。钢铁行业形势好转,企业正常盈利能力得到保证。国有企业要减少症状和根本原因的杠杆作用,不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促进并购,努力为企业转型升级创造有利条件。

该负责人还表示,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帮助公司以多种方式进行杠杆利用。债转股的基于市场的合法化是实现企业杠杆和银行不良率“双降”的有效手段。各方应充分理解债转股,并学习过去的债转股经验,以加快解决实际问题的速度。例如,支持债转股机构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资金,例如《商业银行新设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

“降低杠杆率的真正效果是增加债务和增加股权投资。增加债务的效果最为明显。这也是真正的债转股。”李新闯说,按照这种模式,建立了这只基金对。企业股权投资,是指在引入股权资金以帮助企业偿还债务之后,股东权益增加,负债减少且总资产保持不变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该模型包含回购条款,因此它不完全是股票投资,而是从本质上讲是“股票投资+认沽期权”的组合。

据报道,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今年已将钢铁企业的杠杆率降低作为资产结构优化的重点工作,并提出力争将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低至以下水平。经过三到五年的努力,达到60%。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全国首批“去杠杆”典型企业名单被确认。

鉴于上半年钢铁行业的去杠杆作用并不突出,中钢协理事长最近强调,去杠杆将进一步加快步伐。下半年,协会将继续积极开展相关研究和分析工作,与有关部门合作研究并提出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的政策建议,争取政府的支持。和金融机构一起解决钢铁公司在“去杠杆化”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积极推动钢铁行业实施“去杠杆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