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业主解约,遭OTA封杀,“野蛮人”OYO在华失速

2018年,长期蛰伏的中国酒店业被一个名叫OYO的酒店品牌颠覆了。

在过去的5年里,这个源自印度的酒店品牌受到了光速风险投资(Light Speed Venture Capital)、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软银(Softbank)等顶级组织的青睐,并作为创新者在南亚和东南亚的中低端市场迅速扩张。

2017年,OYO进入中国,受到滴滴、中国酒店集团和Airbnb的青睐。在资本的帮助下,OYO在被业界鄙视的单一酒店市场迅速腾飞。

但是OYO以惊人的速度暴露了许多问题。

首先,由于与在线旅行社的关系恶化,它被许多平台封锁,最近,由于未能履行其性能承诺,它引发了许多所有者的取消浪潮。而钛媒体(微信账号:泰美提)也从各种渠道获悉,OYO在一些城市的推广团队陷入混乱。最重要的是,在上述混乱局面下,OYO引以为豪的商业模式也开始受到业界和外界的质疑。

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投资者和特许经营者寄予厚望的“颠覆分子”的许多所有者眼中,OYO已经变成了托沃茨的“野蛮人”。世界著名歌手OYO,中国发生了什么?

OYO的“诱惑”

值得一提的是,OYO一直非常重视中国市场。该公司年轻的印度创始人里特斯阿加瓦尔也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李泰熙。

OYO在“无联盟费”和低佣金的基础上销售,的确在中国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酒店扩张速度,这也回报了李泰熙对中国市场的预期。

根据OYO官方数据,自2017年11月进入中国市场以来,OYO已覆盖中国298个城市,拥有7400多家酒店和34万多间客房。它紧跟中国两大酒店集团朱华和晋江,成为中国酒店市场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据钛媒体(微信账号:泰美提)了解,OYO对该店的蓝图是:不收取联盟费;OYO还将为酒店提供PMS系统(酒店管理系统),以取代店铺标志、门牌和配套的OYO标志,并指派常驻经理负责店铺的管理和运营。

此外,OYO还承诺帮助酒店获得线上和线下客户,以提高入住率,酒店只需支付不超过5%的佣金。对于一直在努力争取顾客、运营和管理的单身酒店来说,这很有诱惑力。

OYO合伙人和首席财务官李维曾将提高入住率列为OYO的核心能力之一。据他介绍,酒店加入OYO酒店三个月后,入住率平均提高了20-30%。

承诺后面跟着一根羽毛:数据可疑,被在线旅行社封锁,所有者取消他们的合同。

但是今年,OYO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更多的问题出现了。

首先,对实际操作数据有疑问。不久前,公开号码增加了一名黑客的文章《抓取百万数据,我们深扒了风口上的OYO酒店》,通过抓取OYO应用程序质疑OYO的真实操作数据。

其次,在线旅行社阻止了它。最近,许多媒体报道称,OYO的酒店被在线旅行社封锁。此外,武汉、沈阳、成都、长沙等地的许多特许经营者都想取消他们的合同。钛媒体(微信账号:泰美提)在随后的采访中证实了上述情况。

被在线旅行社阻止直接导致OYO没有向特许经营者提供上述合同中的流程,导致特许经营者的叛逃。

太原的许多特许经营商也告诉钛媒体(微信标识:泰美帝),加入OYO后,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客流和收入远远低于加入前的数据,甚至亏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表示,OYO去年在太原市召开了业主大会。由于加入公司并打架的业主不满,情况很混乱。许多特许经营者表示,他们不愿意在合作期满后续签合同,甚至一些合同尚未期满的特许经营者也要求退出合作。

目前,OYO的应用程序显示太原有17家OYO酒店可供预订,而钛媒体(微信标识:泰美提)在高德地图上发现了50多家与OYO的酒店条目,许多其他酒店已经将OYO从地图信息中删除。

在此之前,钛媒体(微信账号:泰美提)曾指出,OYO的“自由加盟”和特许经营模式不仅尖锐到

郑军表示,他在酒店业积累的不多,也没有足够的经验经营一家近70间客房的酒店。因此,我一直希望有管理人才来帮助提高酒店的管理、绩效和服务水平,所以联系OYO后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钛媒体在OYO联盟协议模板中发现,合同对双方的相互责任非常明确:OYO作为乙方,主要为特许经营者提供客房装修和运营管理,有权查看和检查合作酒店从签署日期前一年到协议终止之日存储的数据;有权随时检查和审核与合作酒店经营相关的财务记录、销售报告、客人登记记录及其他资料。

在定价方面,协议规定:OYO对合作酒店拥有独立完整的定价权,合作酒店的任何预订价格都应根据乙方指定的价格进行定价。此外,OYO也拥有根据动态定价模板对合作酒店房间进行定价并在预订网站/手机应用上发布定价的完全权利,而特许经营者应实施此定价,并根据订单要求安排通过OYO等在线旅行社网站/手机应用预订的所有房间。

虽然受许人没有特许费,但酒店将自费购买、管理、维护和修理佣金、电器、消防及其他相关设备和设施。郑军表示,除了合同中规定的条款和条件外,OYO相关人员还表示,他们将帮助酒店与太田进行谈判,以降低佣金比例。

但是郑军发现,OYO当初招商引资的承诺已经变成了一面镜子和一个隐藏的月亮。

OYO合伙人和首席财务官李维曾将提高入住率列为OYO的核心能力之一。据他介绍,酒店加入OYO酒店三个月后,入住率平均提高了20-30%。

但郑军告诉钛媒体(微信账号:泰美提),在入住率方面,加入OYO后,酒店最初积累的会员反而被纳入了OYO的会员系统。OYO不仅未能将承诺的游客流量带到酒店,而且酒店因加入OYO而被美国代表团封锁。郑军说:“旅行社和线下协议单位的所谓游客流量也没有出现在商店里,说白了就是没有流量。”。在太原这样的二线和三线城市,美国代表团在该频道有很大的发言权。失去美国之旅意味着大多数游客的损失,游客损失的后遗症也反映在演出中。

在加入之初,根据OYO的要求,这家原本平均可以卖出169英镑的酒店将其价格调整到99英镑。然而,由于受到美国代表团的阻挠和OYO未能达到预期的分流效果,郑军的酒店在加入后的六个月内损失了数十万元。"在加入之前,我们一年可以赚几十万的利润."(钛媒体在OYO应用中发现,太原17家OYO酒店的价格已经回调,但普遍低于150元)。”郑军还向钛媒体透露,他曾期望常驻经理帮助他们实现管理和运营的正常化,但他发现OYO的常驻经理同时负责4-5家酒店,每天入住酒店不超过2小时,没有心情参与酒店的日常管理。他表示,店内经理每次来店里,只负责通过OYO店内平板电脑将酒店订单导入OYO系统,店内没有培训、协助或实质性的管理改进。

此外,郑军还发现OYO有很多问题。例如,OYO根本没有自己的会员制度,没有中央预订渠道,APP流量非常有限,更常见的是,受许人自然会向店铺和OTA平台输入订单收取佣金。

让郑军更害怕的是,由于损失惨重,郑军已经寻找了OYO的对手,对方也承诺了一个保证业绩底线的计划。然而,由于OYO太原销售点的高流失率,郑军一直找不到太原OYO团队的相关负责人,保底的问题终于消失了。起源

此外,OYO提供了一个看似无懈可击的联盟计划,以解决中国单一酒店难以获得客户、信息水平低和管理混乱的问题。

但令人尴尬的是,OYO现在的症结不是他的不服从。

赵林东已经管理酒店业超过10年,他说OYO的方法几乎是疯狂的,不同于酒店业通常的扩张模式。

根据赵林东的说法,在太原,OYO的扩张可以说是“饥饿”。“不管酒店有多大或小,不管有多少房间,他们都不会设定加入的门槛。”

结果,OYO的酒店扩张数据变得更加漂亮,但对于选择加入的高品质酒店来说,这在品牌和利润方面都是一大伤害。

赵林东无奈的说道,在辞职的过程中,他发现不仅很多业主辞职了,很多单身酒店也选择了加入,而OYO并不关心加盟店和下线员工的迅速流失。"他们更关心商店的数量、会员、自来水和其他数据."

"我认为我们就像棋子,只是OYO圈钱的工具."赵林东强调说,他原以为OYO会做些什么,却发现他们是“野蛮人”。他认为OYO根本不是酒店。这更像是互联网公司toVC为市场交易补贴的方式。

从过去六个月在很多地方发生的业主和OYO的冲突来看,OYO在中国的核心问题是没有建立好的用户系统和自己的渠道,管理和运营水平跟不上发展速度,线下销售团队体系混乱。

显然,OYO在中国的扩张战略和策略似乎并没有颠覆酒店市场,也就是说,以同样的价格与现有的7天、顾客友好型、华友海友酒店、住友集团布丁酒店、格林特里酒店、如家快捷汽车旅馆、城市118等连锁酒店竞争。

Titanium Media(微信识别码:Taimeiti)认为,OYO正试图通过在严重分化的国内单一酒店市场中大规模整合交通和运营数据,寻找另一种方式,发展成为上下游地区资源丰富的在线旅行社。

各种迹象表明,这一意图被在下沉市场和中低端酒店市场拥有绝对话语权的美国代表团所察觉,而主宰一、二线城市和旅游业的携程也对OYO实施了软禁令。据悉,美国目前已经孵化出一家“轻型酒店”,携程的战略投资旅游集团也为单一酒店市场推出了一个品牌“索性”。

现在,OYO进入中国后的第一批加盟合作已经到期,门店数量的增加和取消的浪潮仍将是OYO扩张过程中真正的双方。

在钛媒体看来,如果OYO继续忙于店铺数量的无休止扩张,忽视品牌影响力和线下运营服务体系的改善,就不会成为“酒店业的一大竞争对手”。如果OYO只是盲目地用资本建造空中楼阁,它将不可避免地跟随雅虎、谷歌、优步和亚马逊退出中国市场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