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中国青年报:大学里怎么读书

几天前,我儿子杨肯20岁生日。二十岁的确是黄金时代,也是象征性的青年年。如果你有机会在大学学习,你可能在20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大二学生了。大二的学生已经度过了大一的新奇、兴奋和天真,应该从年轻的中学生变成全新的大学生。

一所好的大学(我在这里的主要目标是综合性大学)既有综合性图书馆,也有专业图书馆。光是“书海”就能让任何年轻进步的学生哀叹:“学习的海洋是无边无际的,书籍的海洋是无边无际的。”此外,还有着名学者参加的学术讲座、广泛的国内外学术交流、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甚至是什么都谈的“宿舍夜话”。

北京大学着名教授陈平原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 《读书的“风景”》。其中,一篇广为流传的关于阅读的演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值得每个读者,尤其是大学生反复品味。

我本人在北京林业大学、杭州师范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也做过类似的大学生阅读讲座,强调“广泛阅读”和“无禁区阅读”(用李宏琳先生的语言);大学生必须学习,就像工人必须工作,农民必须耕作,歌手必须唱歌,演员必须表演,教师必须教书,官员必须开会一样,这是很自然的。

大学,什么书?作为一名学生,一个人必须首先阅读专业书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满足于只阅读教科书。读一本有代表性的教科书就足够了,因为目前绝大多数教科书都是拼凑而成,无话可说。

读什么?阅读专业名着,阅读原创名着,尤其是非专业的古今中外跨学科经典。乍一看,味道可能是一样的。如果你不理解也没关系,因为有些经典注定是大多数人无法读懂的。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一个圈子里来回穿梭,同甘共苦,苦与乐,苦与乐。

阅读,除了学习和培养知识,更重要的是从中发现问题。有了问题,再去研究,用比较的眼光,用批判的思维,试着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就是研究性学习。当阅读到一定程度时,一个人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种学术判断,这将使通过全面的学习达到精通,发现一些东西,并从旧的东西中提出新的想法成为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把知识内化为修养,还要把知识转化为智慧,从而为成为“有尊严的知识分子”奠定坚实的理论、学术和智力基础(余英时教授的话)。

在大学,分数的意义不再像在高中一样是学生的“生命线”。为分数而学习的大学生一定已经放弃了广泛阅读的方向和自由探索的过程,基本上是围绕教科书、课堂讲稿或课堂。这样,与其说是大学,不如说是高四、高五、高六、高七。尤其是如果你不能在一所综合性大学读书,那么这所大学将会白白地读书。

作为一名拥有25年教学经验的家长和大学教师,我从未向杨肯索要成绩。从大一的情况来看,除了必修课和专业课之外,杨肯还选修了王茜教授、阎步克教授等教授的历史课程。并参加了何维方教授的课程,这让我感到特别欣慰。虽然作为一名文科学生,她在头疼的《高等数学》必修课中只得了70分,但杨肯在选修课和专业课中仍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学年结束时,她在北京大学法学院的160名学生中排名第60位,拥有大量的“人才”。我认为这很好。此外,在过去的一年里,杨肯一直积极参与各种社区活动,包括摄影、电影制作、策划、编辑、导演和设计,并在《中国青年报》、《散文百家》和《律师文摘》上发表了三篇练习。所有这些事情可能比高分更有意义。

当然,这只是一个新生学着当学徒走路。大学四年,看似漫长,实际上却很短。尤其是“毕业季节”的最后一年

因此,二年级可能是大学生活四年中最舒适的两个学期:经过新生的好奇和兴奋之后,他们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的环境、节奏和方法,恢复了正常的心态,开始积极思考,并可能进入阅读和学习的自由状态,这样他们就可以在选修专业课程或结合学业的同时开始自由地阅读、思考和写作。我非常满意的是,自本学期开始,杨肯有意识地主动接触经典名着,并将阅读《利维坦》、《政府论》、《联邦党人文集》和《通向奴役之路》列入议程。迈出这一步可能是大学学习和生活的新起点,也意味着迎接知识的新挑战和学习的新机遇。同时,我也期待杨肯沉下心来,集中阅读,思考,比较,努力获得一些见解,并在仔细阅读的基础上写学术阅读报告。因为写作是大学生的另一项基本素养。

我总是告诉我的学生,在大学学习不是关于你学什么专业,而是关于你能否学好它。关键是学习方法,因为一旦你学习了方法,你就可以通过类比来学习。对文科大学生来说,最重要的技能有两种:一种是“说”,另一种是“写”。可以说,可以写,可以全面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综合素质和学术素养。如果一个文科学生上了4年大学,最后,他不能通过“说”和“写”两个级别,大学将会免费上大学,这实际上是浪费4年时间。

一个人的一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一个在30岁之前,另一个在30到60岁之间,第三个在60岁之后。从“90后”一代可预见的未来来看,这三个时期都应该有自己的侧重点:第一个时期应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完成高级学位(至少是着名大学的硕士学位,最好是博士学位),并与另一半可以托付终生的人结婚(结婚)。第二个时期,只要身心健康,应该是绝大多数人做事的最佳时期,也是实现事业的黄金时期。至于60岁以后,应该是享受生活。不管怎么说,每个人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但是大学四年绝对是前提和基础的前提。因此,大学生活质量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一生的幸福指数。

作为一个以前的人,我还想特别提醒一件事:与电脑和网络保持适当的距离。总之,计算机和网络不过是工具。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整天拿着电脑,电脑和网络将成为我们的“主人”。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严重的视力损伤,包括颈椎和腰椎,大问题迟早会出现。(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2/0917/c1003-19025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