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农业网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一个商业记者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估计没有人!

采访了三代商界领袖:第一代企业家刘传志、张瑞敏和王石;互联网一代的马云、丁磊、田溯宁和曹国伟:新一代创业明星王星、程维和张徐浩;

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马云破例让他有机会见一次面,当时他明确表示不会接受外部采访。从那以后,他和马云一年可以单独见面1-2次。

任职12年,曾担任4家知名报刊的主编:《经济观察报》首席作家兼助理总编辑、《彭博商业周刊》副总编辑、《时尚先生esquire》执行总编辑、《财经天下》周刊总编辑兼出版商。

创业后第一款付费阅读产品在罗纪信拥有的收购平台上销售:在线8小时,订阅量超过1万元。到目前为止,已有50,000多人订阅,销售额超过1,000万英镑!

他是李翔,中国最好的商业记者之一!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哇!你很有才华,也很有价值!

这样一位从事商业发展12年的资深作家最近推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李翔商业内参》:

每年199元,内容每周更新6次,每次更新约10条精选的商业信息,并由李翔和团队独家解读。

此外,销售额实际上可以超过1000万英镑(目前的订阅量为英镑)。邦科必须订阅一份,这确实受益匪浅。

这不禁让邦奇意识到一个问题:

只要你尽力,你就有无限的商业价值!

甚至无形的知识产品,甚至付费专栏!

今天,让我们来谈谈李翔如何在《李翔商业内参》上做得最好。

首先,模式是正确的

李翔一直在纸质媒体工作,没有经历过网络媒体的转型,也没有活跃在博客、微博和公开号码上。

现在它实际上已经开始直接制作付费产品,解释简短、扁平和快速的片段化信息。一定有“老司机”的指引,这个人物是罗振宇,罗振宇是纪信的创始人。

罗庞和李翔是长期的朋友。在准备罗继时的《时间的朋友》新年致辞时,罗庞邀请李翔来做内容。今年2月,他们讨论了合作支付产品,并考虑是否尝试该专栏。

春节期间,李翔去了美国两个月。在此期间,他一直与罗庞、托布华和罗纪信的团队一起发送微信。经过一番推敲,他终于想出了产品的形式:

起初,李湘想到了“周庚”。罗庞强烈建议使用“日庚”,因为这个频率是付费产品最合适的频率。

当产品成为商品时,应用场景是关键,这是老作家为用户服务的极端态度。用罗吉的话说,什么是服务意识?把自己想象成“洗脚店的小妹妹”,并提供用户想要的东西。

《李翔商业内参》明确标注了用户应用场景:

可用作对话信息

可用于会议

可写PPT

可开脑洞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李翔团队也非常友好地为您写了信息的使用场景

所以李翔本人意识到什么样的产品值得我们付费?

是你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但是当这个东西给你的时候,你会意识到它有多棒。

对于我们的产品,本质不是为内容付费,而是为效率和服务付费。李翔队花了一年时间才买了199元。

然后,张角赢了

罗庞说,199元的《李翔商业内参》相当于每天50美分来雇佣一名高级商务秘书。

这位高级秘书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最好的商业记者。他读过无数商业事件,见过太多高层领导。

李翔找到了马云,马云愿意推荐他,并成为第一个订户。

马云说:我非常喜欢和李翔聊天,因为他愿意真正了解一家公司,尊重一家公司,倾听别人的想法。没有太多先入为主的想法。他总是试着听句子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李翔不是鹦鹉,他有自己的判断力。

刘传志说:李翔是个好录音机。《李翔商业内参》可以让每个人高效地关注高质量的内容,让来自不同领域和阶层的人们相互理解对方的想法,避免误解,分享自己的经验。

Lei

陈可辛说:像电影一样(经典如《中国合伙人》和陈可辛也邀请李翔看样片),李翔的商业内部参考是展示这种变化的一种方式,帮助更多的人以更有效的方式理解变化。

瞧,李翔卖的不是简单的商业信息,而是“老司机”对信息的解释。它不同于许多公共报纸发表的晨报和晚报,因为总编辑很难在那里选择它们。

李翔的团队只有3名成员,都是资深媒体专业人士。最小的出生于85年。他每天开会1-2个小时,讨论每条信息的选择以及如何说每句话更合适。李翔认为,简短并不意味着简单、简洁和全面,而深度是他追求的效果。

最后,平台选择正确。

李翔本人说他根本没有考虑过“用户肖像”。

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在罗吉的“get”平台上,用户确实有付费的习惯。他不会分析各种指标,如用户数据,但费用本身会设定一个阈值,过滤掉一组用户。毕竟,如果有人坚持指责你199元,那也是真爱。

过滤后的用户非常好奇,评论的质量也很高。

例如,有一天当他提到苹果产品时,有人立刻留言说,“作为苹果的一员,我必须说几句话,还提到t a和库克会议之类的。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苹果一线员工谈到迪士尼的内容时谈到了商业模式,有消息说他参与了迪士尼早期的项目建设,这非常令人惊讶。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评论员亲自参与了迪士尼的初步项目

包括李翔。当他谈到工艺时,一些人立即在评论中驳斥了他的观点。

马云力推,罗振宇热捧,从纸媒大佬到付费专栏,他用1个月赚了1000万!

评论员也会通过实际案例反驳李翔的观点

邦克独家对话李翔:

邦克:以前没有人为这种虚拟知识产品定价,为什么价格是199元?

李翔:相当于每天花50美分为自己雇一名商务秘书,大约一年199美分。

我认为人们对此事有不同的态度。例如,你可能认为你可以买一本50美元的书,但是作者可能已经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做,这相当于给他买了一年。考虑到这一点,它感觉太便宜了。这个人也是一个在一年内有很多研究的人。他让你对这个问题有了清晰的理解。你花两个小时把它翻过来,给他买一年。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非常值得的。

邦奇:一开始说你想制作付费阅读产品是什么感觉?

李翔:本质是你对内容商业模式的思考。

纸媒100多年的商业模式终于发现它不能走得很快,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如果纸媒与那些互联网公司相比较,流量就不会先匹配。其次,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在商业广告模式下,话语权就不能与他们一起发挥。

然后我绝望地想该怎么办?作为一名记者,一个人可以进行转型,比如在一家大公司的公关,但是一个组织的出路是什么?在国外,一些人主张基金会应该为内容付费。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讨论,没有找到出路。

我认为如果我们回到媒体的原始模式,我们可能会成功,因为媒体的原始模式是向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内容,让他们购买!

第一份报纸出现了,类似于航运新闻,哪艘船会到码头来,这些信息创造了实用价值。

付钱是有意义的。这么多年来,电影都是由用户付费的。

邦奇:给短期知识服务提供商写深入调查和专题文章的记者有没有不服从的感觉?

李翔:起初会有,但后来我发现这种书写形式不是人类最古老的《世说新语》?历史是如何书写的?这就是它的表达方式,就像希罗多德和《歌德谈话录》。我没有说这件事一定是好是坏,但是人类历史上有一个特定的阶段是这样表达的,人们写得很好。

邦奇:这已经成为服务业从业者的心理差距了吗?

李翔:事实上,这不太可能。更多的是关于你想为用户服务的态度,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行业变革。

我想雷军的

首先,效率太低。互联网实际上加速了这种效率。传统的报纸和杂志和以前一样。如果你是月刊,你可能会因为每周开一次会而感到厌倦。

其次,它离用户太远了。这本杂志可能是你甚至不知道你的用户是谁,它(《理想商业内参》)帮助你更接近你的用户。

邦奇:与目前支离破碎的事情相比,你更喜欢在个人职业发展中做系统的内容吗?

李翔:我有时会想,但后来我发现了一件容易混淆的事情,那就是所谓的第一颗心是什么?

我不认为一个人做内容的最初意图是在三个月内写一份2万字的报告,采访50个人。做内容的最初意图必须是提供有价值的内容。然而,对于每个人来说,很容易把“采访50个人,在三个月内写一份20,000字的报告”等同于“提供有价值的内容”,这让人困惑。

就像炒股的人一样,他们的第一意图是赚钱,而不是为了赚钱而买万科的股票,并持有它……我们还考虑过有一天做一个非常长且令人敬畏的报告,后来发现它违反了内容产品的两个特征:“首先,频率应该是稳定的。

第二:质量应该稳定。

而且我也不认为短的事情没有深度,很多事情在一句话里就触及到了问题的核心。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后,你还记得什么?我只记得两个词:花旗银行首席执行官查尔斯普林茨(Charles Prinze)将衍生品投资热潮描述为一场“抢椅子”游戏,从流动性的角度来看,当音乐停止时,事情可能会变得复杂。但是只要音乐没有停止,你就必须站起来继续跳舞。现在我们都还在跳舞。”

另一句话是,当保尔森向国会要求更多的权力并承诺不轻易使用它时,他用了一个绝妙的比喻:如果你手里只有一把小水枪,你必须经常拿出来给世界各地的其他人,但是如果你手里有一把火箭炮,没有人敢骚扰你,你也不会使用它。

难道你不认为这件事是值得纪念和深刻的吗?

邦奇:你实际上可以发展成为一名作家,但是现在,你所做的是组织(碎片化,信息解读)而不是创作传记(知识的系统解读)?

李翔:我认为人们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所谓的系统是作者自己的。我认为对于一个用户来说,他接受信息的方式,例如,在你读完这本书后,你不会再重复它了。你必须从中选择一些要点,尤其是鼓舞人心的。

如果我想给用户一个系统,我要求用户说,你必须一遍又一遍地读,但这是不现实的。零散的知识是基本的,我们有更大的期望,但是当我不能时,更大的期望是困难的,所以我必须提供基本的产品。

给蛋糕和奶油打个比方,也就是说,做蛋糕的人认为奶油太好太高,但是用户想要的是蛋糕。我得先吃个蛋糕。在蛋糕上加点奶油很好,但是你只卖给我奶油,我会认为你病了。

邦奇:今天超过50,000名用户的压力是什么?

李翔:我每天都在想很多问题,包括新用户的增长,然后在用户的信息中包含很多建议,比如要求为用户建立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以及询问可以转发和复制哪一部分。

然后我还要求阅读长篇文章,但是我不确定我是真的想读还是只是想表达出来,或者如果点击率很低怎么办?还有用户增长率、开放率、用户寻找原因的分析等。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